Search
  • Yvonne Yuan

关于声音

最近阅读了一些和声音以及声音艺术相关的书籍。给我影响最大的是Murray Schafer的The Tuning of the World. 所以想聊聊声音的艺术性。


维基百科把声音定义为:由振动产生的声波,通过介质传播,并能被人或动物的听觉器官所感知的波动现象。 我不是一个物理学家,所以对它的物理属性只有很有限的了解。但有了这样的前提,我想以自己的主观感受以及从音乐的角度来聊聊声音。我会先从无声谈起。


John Cage说,他觉得这个世界不存在真正的寂静无声。就算你进入一个与所有声音隔绝的房间,你还是能听到两个声音,一高一低。一个是心脏在跳动,一个是神经系统的正在运作。由此看来,死亡也许是唯一一个接近寂静的体验。然而,在西方宗教哲学中,上帝和人类的沟通是通过声音的,也就是说,如果你是一个虔诚的教徒,即使死亡,也不能带走声音。

另一种接近无声的情况发生在夜晚。尽管四周一切寂静,我们仍然感知到风引起空气的震动。仍然听到树叶沙沙响,以及蝉鸣和猫头鹰的叫声。我们依然无法制造一个完全的寂静。但这样相对白天的寂静,Schaffer把它定义成hi-fi的声音环境。

我们所熟知的hi-fi以及lo-fi,实际上是偏好声音信号和噪声的比例(favorable signal to noise ratio)。它们不仅可以运用到音乐里,也可以运用到声音里。

在深夜,四周的环境音很微弱,如果这时候蝉鸣响起,我们就会不自觉地把注意力放在蝉鸣上面,而这时候的声音环境可以被比拟成hi-fi环境。同理,在白天的时候,当交通的声音,人们的谈话声,风声,电器声一层层的重叠,人们很难找到到底该听什么,以及声音的主角是什么。所以白天的城市环境音更像是一个lo-fi环境。

我很喜欢Schafer在书里的一个说法。他说,白天的声音是平面化的,无数个层次的声音并列播放,因此,声音失去了它的空间属性。而夜晚的声音是立体的。Foreground和background,远和近变得非常明显。我觉得这个说法在orchestration上给我很大的启发。

就好像,在影像里。独独拍一朵花,一只鸟,和拍一整个花田,一整个鸟群的差别。


声音,音乐,和简单波形

我们所定义的传统意义的音乐通常有独一无二的频率,也就是音高。不同时期的调音传统不同,但我们现在熟知的A4是440Hz。通过现在最常用的调音法,Equal temperament,每一个八度都可以看成是一个log函数。一个八度被切为12个半音,这12个半音平均分布在八度之内。传统的乐器同时因为共振,会产生泛音。

而声音,有更加广阔的频率定义。我把它分为环境音,乐音,以及简单波形。

环境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白噪音。白噪音是声音在人耳所能听到的20Hz到20kHz中的平均分布。 粉噪音是更符合人耳需求的不平均分布,频率越高,分贝递减。而我们生活中听到的其他环境音,也大多达不到乐器所能制造的高纯度频率声音,而更像是一条频率带。比如海浪的声音,树摇晃的声音,动物叫的声音。(但bird singing有很高的频率纯度。(That's why we call it "singing".)

工业革命之后,我们听到更多机械相关的声音,Schafer认为,工业所产生的声音很多都具有drone的属性,是持续的,没有开始也没有衰减。比如,空调的声音,变压器的嗡嗡声, 甚至电脑cpu风扇的声音。这些环境音其实是我们日常所知道的城市声音里的很大组成部分。

除了环境音和乐音,声音还包含一些在现实生活中难以实现的声音。他们甚至比乐器的声音更加的纯粹。他们就是电子合成器的最小声波单位。比如Sine wave,Saw wave,Rect wave这些。他们由于波形的不同,发出不同音色的声音。 比起乐器,他们不涉及额外的物理震动,所以甚至没有泛音。但通过把简单波形的声波互相结合,电子音乐的复杂波形被创造出来。我有时候觉得,做电子音乐并不仅仅是创造音乐,而是创造乐器本身,创造新的音色,通过envolope,vibrato以及其他更多的因素。


现在讲讲环境音和音乐。对我来说,环境音和音乐最大的不同是它所带有的context。当我们听到风声,我们不仅仅感知到声音,同时这个声音也唤起我们对风的记忆。当我们听到人声,这更不仅仅是声音,我们会更注意声音所携带的信息。如果把环境音不加过多的修饰放进音乐里,音乐就摆脱了absolute music的属性。而更像是古典音乐中所称的programmatic music。 但如果,环境音采样里的信息并不是你所追求的,那么它的音色,它更宽的频率带,会让你获得更有趣的声音本身。甚至很多作曲家音乐人并没有真的使用乐器之外的声音,但被非音乐性的声音所inspire。这样的例子我能想到的有Stockhausen,John Cage, Pauline Oliveros, Penderecki,Messiaen还有很有名的musique concrète。

(其实我仔细想了想,每一个作曲家音乐人应该都有被他所在时代的其他声音所影响。甚至到更早期的haydn。Schafer提到,20世纪以后交响乐团对打击乐这样non-pitched instruments的重视,甚至流行音乐对beats的狂热可能来自我们所在的时代的声音环境的影响。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

我常常觉得,人们大多通过视觉来获得信息。这让听觉成为一个更加浪漫化的感觉系统。因为在我们听音乐的过程中,我们不会去想,这听起来像什么,这给我们什么样的现实信息。我觉得,现代音乐,试图让人们在听音乐之外的声音时,也保有那一份浪漫滤镜。

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The world is colossal. A few pieces of land and bodies of water cannot easily make up the earth. Space is only the horizontal axis. As for the vertical, we call it time, measured by days, seconds, and